冀文林
  冀文林
  男,1966年7月生,漢族,內蒙古涼城人,大學學歷,工學學士學位。
  曾任公安部辦公廳副主任、副局級秘書,海南省副省長等職。
  2014年2月18日,中紀委通報,海南省副省長冀文林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正接受組織調查。
  2014年7月2日,冀文林被“雙開”。
  7月2日,中紀委網站發佈消息,海南省原副省長冀文林嚴重違紀違法被開除黨籍和公職。經查,冀文林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牟取利益,收受、索取巨額賄賂;與他人通姦。
  距離他“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組織調查”的消息公佈,過去了近5個月。
  新京報訊 (記者邢世偉 趙力 祝炳琨)昨日,中紀委網站一口氣通報7名落馬官員被開除黨籍,5人涉“與他人通姦”。
  冀文林餘剛經查與他人通姦
  這7人包括海南省原副省長冀文林,中央政法委辦公室原副主任餘剛,公安部警衛局原正師職參謀談紅,齊魯工業大學原黨委書記徐同文,武漢市新洲區委原書記王世益,宜昌市原副市長、黨組成員鄭興華和湖北省鄂州葛店經濟開發區管委會原主任、黨工委原書記陳伯才。
  其中,冀文林、餘剛、談紅3人的處分系由中紀委做出,另4人的處分則由4人所在省紀委做出。
  中紀委網站的通報中,冀文林、餘剛、徐同文、王世益和陳伯才5人都涉及“與他人通姦”。中紀委網站6月7日刊文解釋:“通姦”指有配偶的一方與配偶以外的異性自願發生性行為,屬於違反社會主義道德的行為。
  上述文章稱,在我國的刑法及相關法律中,一般情況下,沒有對通姦做出定罪的規定。但是在黨紀中則有對通姦的懲戒規定:與他人通姦,造成不良影響的,給予警告或者嚴重警告處分;情節較重的,給予撤銷黨內職務或者留黨察看處分;情節嚴重的,給予開除黨籍處分。“由此可見黨紀與國法的關係。黨紀嚴於國法,黨員違法必先違紀。”
  談紅曾任某領導警衛秘書
  中紀委網站通報稱,經查,冀文林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牟取利益,收受、索取巨額賄賂;與他人通姦。餘剛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牟取利益,收受巨額賄賂;與他人通姦;談紅利用職務和地位形成的便利條件為他人牟取利益,索取、收受巨額賄賂。冀文林、餘剛被“雙開”,談紅被開除黨籍;三人涉嫌犯罪問題及線索移送司法機關。
  據財新報道,昨日被宣佈“雙開”的海南省原副省長冀文林和中央政法委辦公室原副主任餘剛,與去年被宣佈接受調查的四川省原副省長郭永祥及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原副總經理李華林,曾在不同階段擔任過同一領導的專職秘書。
  據財新報道,公安部警衛局原正師職參謀談紅亦曾擔任前述領導的警衛秘書。公開資料顯示,公安部警衛局主要負責的警衛對象為黨和國家領導人中的“四副兩高”。
  ■ 人物
  冀文林在海南:行事強勢 愛講圈子
  沒有大多數中年人特有的啤酒肚,一口濃重的內蒙古口音。這是冀文林給海南省官員留下的第一印象。
  “歡迎會上,冀文林顯得比較低調,話不多”,一位與會者記得冀文林酒量一般,但煙不離手。他說,會後大家普遍認為冀文林到海口也就是鍛煉一下不會有太大的動作。
  強勢冀文林
  有領導替企業打招呼,冀文林非但不給面子,還說“有企業動不動就說要把總部搬走,搬啊,我看能不能搬到天上去。”
  2011年,冀文林當選海口市長後發生的兩件事,讓人立馬體會到頗有特色的“冀式風格”。
  第一件事源自海口電視臺的一位記者對冀文林的一次採訪。當時這位記者因聽不懂冀文林的內蒙古口音,將其所述,與海口人民共同“見證”海口發展,在字幕上誤寫成“建設”,隨後在電視臺播出。有誤的畫面不足一秒,但也被冀文林發現。
  據冀文林身邊的人說,對此冀文林很生氣,親自打電話,從宣傳部到電視臺,最後電視臺交上了對這名記者的處理報告,才算完事。
  第二件事則是,冀文林開會睡覺。這次事件發生在海口市召開的一次市委市政府工作大會上,市長冀文林趴在桌子上睡著了。後來,有些人私下問冀身邊的人是怎麼回事,被告知少議論,市長那天喝酒喝多了。
  兩件事過後,一些幹部開始私下議論冀文林,說其不近人情,做事隨性。
  對於議論,冀文林並沒過多在意,他把精力對準了拆違和拆遷。
  冀文林主政海口時,恰逢國際旅游島概念熱炒,西海岸違建成風,參與者既有部分政府部門,也有一些強勢企業。冀文林決定著手整治。當時有官員建議他不要太強硬,要綜合考慮違建的歷史成因,被他警告“要好好查查違建背後到底有什麼利益鏈。”
  後來有領導替企業打招呼,冀文林非但不給面子,還在拆違部署大會上強調“政府不能讓企業綁架,有企業動不動就說要把總部搬走,搬啊,我看能不能搬到天上去。”隨後,拆遷加速進行,冀文林的強勢作風由此奠定。
  “冀文林的風格是說一不二”,一知情人士說,“2012年中,冀文林在海口某區視察,走到一棟大樓前忽然停下,沉默一段時間後扭身對陪同的區領導說‘這棟給我拆掉’,而後離開”。
  看重圈子
  冀文林與石油系統的多重交集,被石油幫蔣潔敏、李華林等接納入圈子中。
  在海口,冀文林有兩個顯著的標簽,第一是強勢,第二則是講圈子。
  冀文林很看重圈子,也喜歡把與自己交往的人分進不同的圈子,區別對待。冀文林身邊的人說,就連常年與其接觸的記者,他也會根據是否是央媒,是否是黨員區分對待。達到前兩者標準的可以進冀文林的辦公室,不達標的一律在辦公室旁邊的小房間接待。
  冀文林的這種習慣,在其老家內蒙古涼城也有流傳。冀家熟識的一位人士說,“冀文林不認親,他在北京當官時,一些親戚乃至姐夫去找他辦事,無一答應。”
  與之截然相反的,冀文林本人對其從政生涯里秘書圈中朋友的熱情。
  比如,在冀文林主導海南昌江核電項目中,與其老上級郭永祥私交甚好的四川明星電纜股份有限公司成為該項目的中標企業。
  對於同樣來自秘書圈的昆侖能源董事長李華林,冀文林也是多次主動幫助。
  2012年,冀文林將李華林轄下的昆侖能源引進海口公交車市場,並一次性為昆侖能源規劃加油氣站55個。昆侖能源出資2.5個億為海口投資環保公交,與海口公交聯營。
  這是一步雙贏的好棋。分析人士稱,對昆侖能源來講,此前昆侖在整個海南的加油(氣)站才兩個,冀文林的出手,讓李華林的業績斐然,並打開了海南市場。對冀文林來說,這一項目成為其政府工作報告中的重點成績,他反覆強調這一項目對“低碳海口,綠色海口”進行了有力保障。
  石油系統一位資深人士說,冀文林的秘書身份以及與石油系統的多重交集,為他後來的發展形成了一個圈層。冀文林雖沒有在石油系統任職,但被石油幫蔣潔敏、李華林等接納入圈子中。
  “石油幫”慣常使用的手法是通過石油項目輸送幫助樹立政績,蔣潔敏、李華林等先後在四川和海南投資重大石油項目,為冀文林的地方工作增色不少。
  冀文林身邊的工作人員說,冀文林來海口的頭兩年不但政績斐然,自身狀態也逐步調整得很好。
  被查前變化很大
  一廳級幹部向其彙報工作“冀省長向您彙報個情況”,冀文林聽後忙握住對方的手錶示“叫我文林。”
  “剛來海口時,副省級領導和他打招呼都不理”,另一不願透露姓名的官員說,後來,比他級別低的官員當眾不買他賬,冀文林都不生氣。
  據該官員回憶,2012年中,冀文林曾率隊前往文昌市協調海口與文昌兩地之間修建鋪前大橋一事。會前冀文林希望海口市規劃局向對方表明,若跨海大橋的一些橋墩不落在海裡,而是落在海口轄內的北港島上,將對整個東海岸的風景有一定破壞。
  會上規劃局官員向對方市領導表明瞭這一想法,並聲稱此方案經過專家論證。讓大家沒想到的是,海口方面的建議讓文昌的領導發了脾氣。
  “文昌的領導指著規劃局官員說‘狗屁專家,你在海口做的那些事我不清楚嗎?你敢說你們海口的規劃都是科學的嗎?’”與會的一位工作人員說,文昌的領導嚷了大概七八分鐘,眼看著海口規劃局官員離席,隨後也獨自離開會場。其後,文昌的其他官員出來打圓場,希望冀文林不要太介意。“冀文林一直在笑,說沒事,等你們領導回來繼續商量。”同樣參加了這次會議的一位記者說,十來分鐘後文昌的領導回來。冀文林就像啥也沒發生一樣和對方談笑風生。
  2013年冀文林當選海南省副省長,其間依舊低調。與其往來密切的人士稱,此時冀文林基本屬於閉門謝客狀態,偶爾會和秘書還有司機去看個電影。
  另據媒體報道,冀文林當選副省長後曾有一廳級幹部向其彙報工作說,“冀省長向您彙報個情況”,冀文林聽後忙握住對方的手錶示“叫我文林。”
  2013年12月23日,冀文林以副省長的身份會晤了一位外賓。此前,四川省原原副省長郭永祥、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原副總經理李華林、國務院原國資委主任、黨委副書記蔣潔敏等冀文林的“圈內老友”均陸續因涉嫌違紀被查。
  馬年大年初一,冀文林返回內蒙古涼城老家,一天后離開。在其親屬印象中,冀文林沒有任何異常。2014年2月14日,海南省紀委召開有關廉政建設的會議,冀文林出席並與參會人員討論反腐問題,4天后,中紀委發佈消息稱,海南省副省長冀文林涉嫌嚴重違紀正在接受組織調查。
  新京報記者 崔木楊
(原標題:冀文林等七名官員開除黨籍)
(編輯:SN064)
創作者介紹

中國銀行

lh42lhodc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