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平
  下派檢察官陳克勤到達金水縣當夜,發生一起公安局長養女被毒犯綁架事件,於是,解救人質、化裝偵查、千里緝捕、金錢腐蝕、女色下套、斷尾求生……一幕幕緝毒與反緝毒、腐蝕與反腐蝕精彩場面接連出現。請看下派幹警將怎樣堅守辦案底線,大災後的公安局長靈魂將怎樣升華。
  “我沒、沒帶這麼多錢,再說,我是買、買了保險的。”“你說咋辦?”“找交、交警了斷,誰的責任還難、難說呢。”“好好好,你打電話你打電話。”
  QQ車司機打了電話,不久就來了輛警車,車內下來兩個交警,對現場拍了照,又分別將QQ車司機和敖成銀的駕駛證、行駛證收繳了。
  “把車開到三分局接受處理。”
  交警留下這句話,開車先走。敖成銀嘴裡嘟嘟囔囔,把車發動,跟著QQ司機把車開到了金水縣交警三分局。
  敖成銀下車,正要鎖車門,一個穿交警制服的人從辦公室出來:“兩輛車都別鎖,我們還要拍照。你們兩個到二樓辦公室去做筆錄。”
  敖成銀和QQ司機一前一後走上二樓,進入房間。這時,留在下麵的一個交警立即上了麵包車,他翻開硬紙板墊子,用撬棍撬一下備胎。
  毒品還在。
  七
  靈芝走出檢察院,紹雲把車開了過來,靈芝拉開車門坐上副駕。紹雲看見靈芝眼中有淚,就從包里掏出餐巾紙塞給她。
  她說:“要不為你,我才懶得講這些呢。記著我好處沒有?”“咋啦,為我做丁點事就翹尾巴?”她撒嬌:“對,就要翹。你得感謝我!”“怎麼感謝?”她就說心煩——帶我散散心去。老張說改天吧,今天得趕回局裡,有事。
  “篤篤篤!”
  “進來!”
  沈純樸等進來,小陳發現辦公室里除局長外,還有一陌生男子。“小陳,來來來,給你介紹,”張紹雲站起身,指著那男子,“這位是縣工商局保衛科尚科長,以後你們工作有聯繫。”尚科長迎上一步,兩人握手,眾人入座。
  紹雲道:“小尚,我縣是毒品泛濫重災區,特別近幾年,新型毒品增漲迅猛,百姓怨聲載道。我們準備順著這條線索追查下去,目標不只打幾個零包販賣蝦米,而是直指制毒窩點,直指幕後毒梟,這就需要你們工商局配合。”尚科長說需要做什麼怎麼做,一切聽領導吩咐。沈純樸:“經局領導批准,下一步我們準備化裝偵查,派人接近敖成銀。據情報,敖已在李福鎮宏發農貿市場做了保安,我們準備選這裡為切入口,見機行事。”“工商局怎麼配合?”“請你給李福鎮工商所打一招呼,就說有個遠房親戚,要拉點菜到市場批發,讓其關照。”“就這事呀,舉手之勞舉手之勞,但不知你們打算派誰去?”
  紹雲看著陳克勤:“小陳,事先也沒跟你通氣,這項任務我們準備讓你完成。”
  “我?”顯然小陳缺乏思想準備,目光從局長臉上看到沈大隊長臉上。“對,你。”沈大隊長迎著小陳目光點頭道,“金水縣城是個小地方,公安局的老人大家都熟悉,化裝偵查,得找生面孔才行啊。我知道你以前學刑偵的,就向張局做了推薦。怎麼樣,沒問題吧?”“既然領導都決定了,有問題也只能自己剋服。”“工作不講價錢,好,不愧是上級機關同志。”局長接過老沈話頭:“小陳,執行任務期間,你叫雷、雷……老沈,你給取的雷啥呢?”老沈:“雷彬。”陳克勤念叨:“雷彬雷彬雷彬……記住了。”
  沈純樸對閔璞卉說:“小閔,下來給小陳辦一張新的身份證,化裝偵查期間,由你具體負責與他聯繫。”小閔:“好的。”
  “叮咚叮咚……”
  “誰?”張紹雲走到門口,從貓眼朝外瞅。開門,外面站著的是苗靈芝,手裡提著個菜籃子。紹雲小聲:“你怎麼來啦?”靈芝亦小聲:“不你讓我來看鄭姨的嗎,忘了?”“沒忘,只是……”“吵架了,來得不是時候?”“不不,沒有沒有。”隨即高聲,“老鄭,老鄭,看看誰來了。”“別那麼大聲,我耳不聾。”鄭姨邊說邊過來,從頭到腳打量道,“靈芝,多久不來,鄭姨都想是不是哪兒得罪了你。”“都是我不好鄭姨,”靈芝邊說邊舉舉菜籃,“這不,亡羊補牢來了。”張紹雲接過菜籃瞅瞅,明知故問:“靈芝,裡面裝的啥?”“紅苕,”又加句,“舅舅自家地里種的。”鄭姨:“老伍進城了?”靈芝:“沒有,托人捎來的。他前年挑水不跌了跤嗎,腦溢血,搶救過來後就不能說話了,現在是哪兒也不走。”鄭姨嘆口氣:“跌跤的事聽說了,你舅舅和我一樣也是苦命。”紹雲:“唉唉唉,老鄭說話要有根據,你啥時命苦了?”“我的意思老伍也病了,和我同病相憐,你別多心。對了靈芝,進來進來,坐沙發上,鄭姨有話問你。”
  (未經許可,不得以任何方式複製或轉載本書之部分或全部內容。)  (原標題:絕境風光(十六))
創作者介紹

中國銀行

lh42lhodc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